耀法——念想 下

其实那一篇应该是上我忘记了x

如果上是报社那下就是报弗朗hhhhh

扯了半天就是俩人互相玩对方的日常喜剧

往下文↓






弗朗西斯视角:

空调机忠实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我收回视线看向前方决定先忘掉不开心的事情,理由是王耀——家的公交车上有一位美丽的小姐坐在了我的前面。因为位置的关系我看不到她的脸,也许我可以做点什么吸引她的视线?不过我瞬间就否定掉了这个想法,我可不是来中国调情的。

我很少从背后观察,或者说揣摩更合适一点,揣摩一个人,这听起来优雅而不失风度。前面的女士偶尔会转过一点侧脸,我便能看到她精心画好的眉眼——但不够优雅,看起来这位动人的女士还未完全掌握化妆的技巧;大多数的时候她只留给我一个装饰着金色吊坠的发髻,不得不说这个发髻做的很好。就在我思索她为何要在炎炎烈日之下出远门的时候公交车猛地停了下来,我伸手抵住前面的椅子才没让额头和它来个亲密接触。那位女士到是从容不迫的起身向下车门走去,这时我才注意到公交车已经到站。前面换上了一位看起来很普通的大叔,我觉得索然无趣,正想着找些什么事情来打发时间的时候公交车的广播又一次响起,总觉得这次的站名听着意外的熟悉。然而时间不等人,司机更是没有等到我反应过来那是我要下车的站就关门走人,听着不到发动机的轰鸣声但车确确实实是开走了,我的目的地在我眼前急速的向后倒去,连着我的心一起。

merde!这站简直长的见鬼!愤愤不平的走在烈日下我实在是忍不住骂出声来。马路两边种着的树苗的遮阳效果估计要等上几百年才能享受到,我甚至能想象到几百年后这里繁华而又美丽的情景。但想象是想象,现实是我正在光洁的马路上接受着阳光的洗礼一步一步的往回走。

我觉得我快要热炸了。

于是在经过相当长的一段行走之后我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没记错的话过了眼前的马路就是那辆车的车站了。我简直不能形容此时我激动的心情,就好比一个在沙漠里长时间备受折磨的人在经历了沙尘暴、缺水、干旱和遭遇抢劫之后终于看到了绿洲,里还住着美丽动人的小姐对你微笑。我也微笑着掏出钱来从一个老婆婆手里买来一支冰棒,哦,多么有气质的老婆婆啊!

我咬着冰棒站着信号灯的旁边,看着手里纸条上写着的向东三百六十米左转发愁,这么多路哪边才是东呢。抬头看见正午时分的太阳正好照在我的头顶,总不能等上两三个小时看太阳往哪边落吧?想了想决定还是去问问那位魅力非凡的婆婆,一转身却发现她抱着大纸箱摇摇晃晃另一条路走去。十二点正是吃饭的时间,马路上根本就没几个人,婆婆也走了我可怎么办啊!我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然而没跑几步就被人抓住了肩膀,随即我感到有一个坚硬的东西抵在了我的腰上。

救命!哥哥我还不想死啊!我只是想去王耀家蹭饭而已结果饭没看见我先被太阳烘了老半天婆婆也抛下我走了现在又有人来打劫!我的坏运气是全攒到今天一起爆发了吗!不不不等等,我没记错的话王耀家是不允许配枪的,那就是说——我身后这位是真劫匪啊!

“Ne bougepas, Moncher Monsieur France.”

我的耳边传来一阵轻语,里面似乎带着笑意。我稍微愣了愣,然后恶狠狠的转了过去。

“王耀!”

 

王耀视角:

在看着弗朗西斯打量他前面那位女士的同时我也在打量着他,说实话我和他见面的次数并不少,一张引人注目的脸我早已看的无聊,干脆转移视线同样去看那位女性。

有一种很高贵的感觉。这么想着她下了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走之前她似乎对我笑了笑。【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湾湾要去参加伊丽莎白在这里举办的舞会】

稍后我在离我住的地方最近的站下了车,下车之前为了不让弗朗西斯看到特意和另一位中年人一起挤了下去,没在意中年人的眼光我看着弗朗西斯一脸迷茫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他来这里无非是来找我,因为看美女而坐过站估计要成为组成他人生黑历史万千颗星中闪闪发亮的一颗了。我可没兴趣陪他在太阳下走一站路,况且这时候街上没什么人,很容易被发现。我走到拐角处的星巴克随手点了一杯冰饮,看着车辆驶去的方向等着他的出现。在我玩了七把连连看俄罗斯方块破了三次记录之后他终于来了,我看到他脸上的汗水顺着脖子流进领子里,尽管很热但这家伙却依然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然而在我冷哼之前他就跟看到救星似的飞奔到一位卖冰棒的老婆婆面前。看着他手舞足蹈眼中着精光我想要是他敢对我的孩子做什么的话我绝对把他先/奸/后杀。

还好他只是掏钱买了一根冰棒,目前就先不用杀他了。

喝完最后一口饮料我默默的看着他站着阳光下分辨方向的身影,在他向那位老人的时候我放轻脚步向他身后跑了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将饮料瓶子抵在他的腰间。

“Ne bougepas, Moncher Monsieur France.”

我听见自己忍着笑用法语在他耳边说着打劫的话语,之后看着他僵硬的身体猛地一愣转过身来一脸凶狠的看着我。

“王耀!”

我笑的停不下来,看着他越来越不好看的脸色总算是站直了身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男孩子一个人出门可要小心啊。”

“用不着你管。”

听见他咬牙切齿的说着我笑了笑故意扭头就走:“好好好我不管,那你就等着城/管叔叔来给你指路吧。”

“…算你狠。”

 

后记:(弗朗西斯视角)

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谁让这是人家的地盘呢。我挑剔的看着碗里的饭菜,虽然不想承认但却是色香味俱全。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可要多蹭几天再走,谁让他之前捉弄我来着,这么想着我懒散的开了口:“小耀,为了好好感受下你的歉意哥哥我决定在你家多住几天。”

“好啊。”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让人感到琢磨不透又无从下手。“晚上我也会好好道歉的阿鲁。”

The end?

评论(4)
热度(14)

雨里’鱼里’林里’

呦这里是林里~
拖延症晚期患者x
欢迎扩列

©雨里’鱼里’林里’ | Powered by LOFTER